老有所养 老有所医 老有所教 老有所学 老有所为 老有所乐 工资查询阳光服务

【抗击疫情】曹振贻:海边犹听噪鹃啼

2020年02月20日 20:07 次浏览

去年夏天在宁乡沩山避暑休闲,有篇短文,专写噪鹃。噪鹃是鹃类鸟中的一种,优点是捕食害虫;缺点却不少 : 第一是其叫声不雅,甚至可以说是丑,仔细听去,似乎是婴儿的恶哭,如果独自走在林子里,突然听到,会使人心里发怵一一是不是鬼叫?第二是很懒,从不动手做窝,雌鸟要下蛋了,怎么办?好办,趁别人不在家时,把蛋下到别人的窝里。它很聪明,利用自己的蛋与别人的蛋相似的特点,孵化的任务也搁到别人身上。第三,这条最可耻,从小就很残忍。怎么说?它的蛋,经别人孵化,雏鸟破壳出來,刚刚睁开眼睛,为了自己的生存,竟然知道并且立即行动,把别的正在受孵的蛋一个个掀出窝外 一一 丑恶基因的遗传和张扬,何等鲜明!文章末尾附了张图片,您看那全身的打扮,颜值不低吧,哪能猜断出,它居然有如此卑劣的德性?

在宁乡沩山客居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可听到噪鹃的啼叫。那小小的生灵,似乎知道自己缺点太多优点太少,不太受人欢迎,所以,它们常常嘻戏游荡在僻静山头的林子里。我客居沩山已连续四个夏天,总共十三个月,尽管非常关注,却从未见到过它们的尊容,偶尔听到那凄凉的啼声,循声追视,顶多也只是看到一点两点小黑影,从近处山头飞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云空之中。

很有意思,这次从长沙到深圳,客居在海边的摩天大楼里,无意之间,好多回听到了噪鹃凄厉的啼声。尽管那个啼声并不美妙,却仍感到亲切和欣慰。您知道,春节以來十多天里,遵循社区指示,为避疫情,宅在门內,咫尺之遥的海上风光实在迷人却无法亲近,就在这个时刻,小小的噪鹃,将悠长的啼咏一声声送进了窗口。

病毒,将我们与大自然无情地隔断,小噪鹃却将大自然友好地拉到胸前!

原本凄厉的啼声,此刻,竟成了梵音仙乐!是啊,哪怕是一声两声,相随的,可是春的信息啊!而且,说不定,它们中有的就是來自春寒肆虐的沩山,那声声啼咏里,就有沩山乡亲们的友情问候呢 ······

初听啼声,并不相信,大海之滨,高楼林立,怎么会有小噪鹃?这是什么地方?深圳啊,距宁乡沩山,山遥水远千多里啊!我和老伴反复倾听,不错,终于认定,是在沩山多次听到过的那种声音,是地地道道的噪鹃之声!

结论应当是 : 深圳也有噪鹃!

想來也不奇怪,别看深圳是座新兴的大城市,常住人口己达一千多万,多年前大兴土木大开发,移山填水立高楼,自然环境大败坏,近些年里,总结经验教训,贯彻“ 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 ” 的治国理念,治山治水下真功,城乡生态大改善,加上地处亚热带,就在大海边,没有秋霜冬雪,阳光充足,雨量充沛,林木生长自然迅速。环境好了,树木多了,几十年前原本在这片土地上休养生息的鸟儿们,一拨拨又回來了。这中间,可以断定,就有并不大受欢迎的小噪鹃。我的客居处,四围都是三、四十层的高楼,但就在高楼西侧有所中学,里外植被特好,校门口的一株古樟,枝繁叶茂遮住半边天。学校西侧千米外,有一列青山,山上林木茂密,环境清幽。可以料想,小噪鹃的大本营一定是建立在青山之上,为了旅游,为了觅食,为了健身,它们会暂别大本营,时不时在附近的社区和院落巡飞。我们窝在大楼里,听到它们的啼叫,那正是它们飞临我们上空的时刻 ······

感谢小噪鹃,感谢大自然,更应感谢深圳的父老乡亲,感谢千千万万來自全国各地打工的农民弟兄  。老话就说,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來。栽上梧桐桐成林,才有凤凰的欢聚和歌吟。这梧桐的栽培和成长,可是多亏了劳动者的满腔热情一双手啊 ······

哦,且慢,请听,那幽远的啼声又飞來了!

好,就用四句话,作结这些啰嗦吧一一

        一会东來一会西,海边犹听噪鹃啼。
    人勤赢得好生态,百鸟争鸣岂足奇!

注: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