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养 老有所医 老有所教 老有所学 老有所为 老有所乐 工资查询阳光服务

【抗击疫情】龚维忠:脑炎病流行疫期亲历记

2020年02月17日 08:37 次浏览

为了有效阻击肆虐横行的“冠状病毒”厉疫,自大年三十至今,已在家“吃喝玩乐”自我封闭隔离半月有余,然大凡外出购物拿快递倒垃圾等“冒险”活,全由我这个口罩男“自告奋勇”地承包了。

欣闻抗击措施初见成效,略微松了一口气,不由地回思到几十年前,曾亲历过脑炎病疫情的往事。

1961年初,正值全国流行谈虎色变的传染病脑膜炎的高峰期,当时传说中脑炎病的可怕度并不亚于当下冠状病毒”恐怖蔓延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傍晚,读小学三年级的我放学回家后,满面潮红,寒颤燥热交递,浑身发烫。往日到家就赶紧完成作业的我,那天竟一直呆呆地等待母亲下班回来,即便望着可口饭菜,也食欲全无,一口未进。

平日做事从容的母亲,面对儿子突然其来的病情,一时慌了手脚,当时父亲正患病住院,家中连个打商量的人都没有。

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母亲急忙给我添了件毛衫,系上围巾,翻出病历本,好像担心丢失什么似的,紧紧拉住我的手。我们冒着长沙初春夜晚的凛冽寒风,直奔附近的省人民医院。

这时我才察觉到,母亲的手冰凉冰凉的,恰与我滚烫的手形成了极度反差。由于发烧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唯独只有被母亲牵着的手,接触到的清凉处才感受到沁入肺腑的舒适。不谙世事的我,当时还理解不到,这种舒适感,不仅是发烧时的病理需求,更难得的是浸润着慈母内心的一种世上万物都无可比拟的细腻呵护,与温馨珍爱。

很快我们就到了离家不远,大厅挤满看病人群的省人医,好不容易排队挂上急症,尽管来的路上,一直吹拂着刺骨冷风,我的体温测试仍达39.7度。

在医院,母亲一直牵着我,先后往返于化验室、交费窗与急诊室等处,将近三个小时的折腾与等待,满以为可得到最终的诊断结果。谁知医生一边看化验单,一边慢条斯理地说:从所有化验,及小孩临床病症的状况看,只能说疑似流行性脑膜炎的初期表现症状。看到母亲一脸焦急、茫然,他马上又加重语气说若真是脑炎病将性命攸关,为了查清病情,建议尽快带孩子再去市传染病医院确诊与治疗。

刚经过各类大小化验,高烧近乎脱水的我,坐在诊室椅子上,实在不想动,眼巴巴地望着母亲。

那时省人医离市传染病医院,即便过街穿巷、爬坡下岭走小路,至少相距也有七、八里,市内只有南北、东西两条距离都不到五、六里地的公共汽车线路,两医院之间根本没有公共汽车可乘,然家况拮据,尚不允许乘坐街巷间穿梭的人力三轮车。

诊室墙上长条形摆钟已快指向夜晚十点。母亲向医生道谢后,竟毫不犹豫地蹲了下来,要我直接趴在她背上。

没想到身材单瘦、个子不高的母亲平常肩扛十余斤,或手提三、四斤都有点吃力。而当时还穿着冬装的我少说也有五、六十斤,像散了骨头架一样地倒在母亲背上,她竟的一下站起身来,背着我走出了省人医。

此刻,母亲身上特有的芬芳香味,顷间就像安眠镇静剂般,使我毫无顾及地安然入睡了。

我一直昏睡在母亲背上,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眼睛被耀眼的灯光照射惊醒过来。朦胧地睁开双眼,看到被汗水浸湿头发的母亲正在向市传染病医院的医生,气喘吁吁地讲述我的病情,及提供省人医的化验单和初步判断结果的相关情况。

又经过两个多小时,重复相同的化验折腾后,依然做不出准确诊断,不知医生是出于同情,还是担心延误治疗,最后谨慎作出住院留观的处理。

母亲坚持把我背进病房,坐在病床旁静静地看着忙碌的医生护士们问诊打针输液,我感觉似乎一下好多了。这时却看见母亲还在不停地擦汗,脸色苍白,半眯着眼睛,轻声地对我说:听话!快闭上眼睛,妈妈是不能留在这里的。正当母亲耳语叮嘱时,值班护士进来查看病人情况,并细声催促母亲尽快离开病房。

当母亲刚走到病房门口,走廊上的挂钟清脆地响了两声,借着的昏暗灯光,我才依稀看到母亲已泪流满面。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她流泪。

还是懵懂少年的我,当时尽管不明白处事坚强的母亲为何突然泪如泉涌,但是看到平常百般呵护自己的母亲泣不成声,并要离开时,也鼻头一酸,泪水夺眶而出,仿佛突然也懂得了些许道理,小声地告慰母亲:妈妈,这么晚了,您独自一人回家,路上一定要注意莫摔倒了啊!”“您放心吧!我很快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一早,母亲就与二姐手提肩扛大包小袋一块到医院来了。后来听二姐说,那天早晨,母亲是硬撑着来医院的。她们回家后,母亲就病倒了,高烧不退,在床上昏沉沉的整整睡了一天一夜,还是姐姐到母亲单位请的假。然无知、愚笨的我那时却始终没有看出母亲倦怠的病容,却自以为是地挥霍与毫无顾及地滥用慈母发自内心的那份至高无上、纯真的母爱。而我住院仅一周后,就康复出院了。

当时流传较甚的是,若患了脑炎病,治疗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患病治愈后,将出现重者痴呆,轻者健忘的后遗症;另一种是治不好,将死亡。由于那时医疗科技水平滞后的缘故,也就常有负责的医生将不少感冒患者,慎重地诊断成了脑膜炎病人。

自此次病愈后,我开始领悟与懂得了关心父母,关心家人,并扩展到关心师长,关心同学、同事及他人。自然,生活,学习和工作中,也获得了更多地关爱,帮助与快乐。

数十年前,对于全国出现的脑炎病流行疫情,老百姓只能被动的单兵弱势迎战”。

当下,无论是国家实力与科技发展水平,还是医学诊断治疗技术和人民群众掌握的文化知识,早已今非昔比。面对来势汹汹的冠状病毒”大“进攻,从中央到地方,从单位到社区,全国齐心协力,采取举世手段,群防群治,集团雷霆出击”。

在各级政府的统一指挥下,神州大地全民同仇敌忾,步调一致,正在与狡诈阴险凶残”的“冠状病毒打一场必胜稳赢的阻击战。

等待经历了此场全国性抗击冠状病毒的战役胜利后,所看到,学到与悟到的人间正道,将使我们铭刻心骨,受益终身。

祈祷祖国山河无恙,全球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