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养 老有所医 老有所教 老有所学 老有所为 老有所乐 工资查询阳光服务

胡庆云:我所敬佩的离休学者李蟠

2019年11月28日 08:47 次浏览

    惊闻好友李蟠去世的噩耗,我万分悲痛。在万籁俱静的夜晚,我拿出了不久之前写的《我所敬佩的离休学者李蟠》一文,往事历历在目,这更加激起了我对他的敬仰和怀念之情,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与李蟠老师真是有缘,我俩都是1931年出生,是天生老庚;都是从湖南师范学院到湖南师范大学的教师,是多年同行;都在“文革”中关过“牛棚”,都争取为“文革”中受到迫害的革命教工平反,彼此是患难之交。改革开放初期,党进行拨乱反正,我俩都有幸得到昭雪,并持续为教育事业做出不同贡献。而且,我俩晚年都同住一个小区一栋宿舍一个单元,时常共叙麓山学人轶事,共话国家大好形势,共享校园之乐。李蟠老师是离休学者,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硕士研究生导师,是我的学长和益友。我被他的懿德善行所感动,于是将其高尚德行记叙下来,以作为历史纪念,勉励自己与世人。

我敬佩他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勇于投身革命活动。1949年4月,他尚在衡湘中学读高中,当时长沙还被国民党反动派所统治,白色恐怖笼罩校园,他就参加护校委员会,在地下党领导和影响下进行护校斗争,他担任长沙市东区学联联络股长,积极协同组织学生反对校内的国民党反动分子和国民党军队进驻学校,在解放大势所趋之下,终于轰走了这些国民党军队,使学校得以保全下来。

而且,他在1949年8月5日长沙和平解放后,就立即参加解放军12兵团军政干校,后到大连海军学校学习俄语,1951年任海军航空兵翻译,并专门为海军副司令员兼海航一师师长曾克林将军做过翻译。

我敬佩他积极参与筹建湖南师范学院俄语专业教研室,为俄语教研室的建设发展做出了奠基性贡献。当时,张文庭老师任公共外语教研室主任,李老师是教工团支部书记,鼎力协助张老师主持实际工作。1957年,他去华中师范学院俄语系进修一年。1958年起,他担任俄语专业教研室副主任、主任和俄罗斯语言学研究室主任,1981年评为副教授。1986年至1992年曾任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第二届理事、湖南省语言文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俄语研究会会长等职。

我敬佩他不畏艰辛从事俄语翻译取得了显著成就。他1953年起发表译著,先后出版译著二十余种,发表学术论文近三十篇,主要译著有《前夜》、《父与子》、《在人间》、《麦克白夫人》、《契卡洛夫》等。由于他的译著具有精准性强、文艺性强等优点,许多出版单位竞相出版,其中译著《在人间》就出有十二种版本。而且他的译著《在人间》、《父与子》还被收入世界文学名著丛书,为繁荣世界文学做出了可贵贡献。

我尤其敬佩李蟠老师对麓山学人怀有深厚感情,他敢于极力著书为麓山学人记事,为知识分子正名。他在《麓山学人轶事》后记中说,离休以后,写了几十篇文章,陆续发表在省内外报刊杂志上,为了读者阅读的方便,决定从中选出55篇,汇集成册出版,书名就叫《麓山学人轶事》。并说,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仅在美、英、德、法、日留过学的就有十五六位,其中不乏著名学者、专家。他们都是真正的爱国者;民主、自由的拥护者;专制、独裁的反对者,其中还有不少优秀的共产党员!他还在《和林增平在一起的日子里》一文中深情地说道;“反复考虑了十来年以后,我觉得还是得写,把他鲜为人知的一面写出来,不写,我于心不安”!《麓山学人轶事》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后又在台湾再版,曾在海内外知识界中产生过一定影响。职业军人、诗人、翻译家陶俊新在为本书写的序言中说道;“我想,在谀词盈耳、谎话连篇的迷雾中为子孙后代留一点点历史的真实,自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举。纵然只是罄竹难书的一叶,沧海横流的一粟,对后世来哲以史为鉴,大约不无裨益吧!”笔者还悟出《麓山学人轶事》一书犹如一座高悬的警钟,她警示我们,永远要铭记“左”风盛行年代粗暴对待知识分子的惨痛教训;必须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尊重人才。习近平总书记更是高瞻远瞩,明示我们:“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就不能真正强大起来,强起来要靠创新,创新要靠人才。”

我还敬佩他虽为离休学者,却淡泊名利,依旧过着俭朴生活;他虽为别人晋升职称评审和修改俄语著作、论文,却不留自己姓名,也不收酬金;他做了那么多好事,却不露声色,真是难能可贵,令人敬佩!